今天是:
信息检索
按标题查询
您的位置:  ->走进武邑 ->文物古迹
 

石铭碑记

   来源:武邑县志   

石铭 碑记

古代,武邑碑记多为建筑记录,碑文都是武邑县文化名人或在武邑县为官者所撰写,许多石刻、碑记现已荡然无存。现将有文字记载的碑文补录于此,同时录入当代张庆丰烈士墓志、任角烈士纪念碑碑文和新时代广场石书“武邑纪略”,以飨世人。

明成化七年重修文庙碑记  明 侍讲学士 杨守陈 四川人

在礼天子视学?道或诸侯始,立学皆释奠先圣先师。学官入学释菜四时,释奠则惟先临至至于西学先贤乐,聚先老瞽宗乐祖亦先师之类,皆即学行事。未始有庙,然莫知先圣先师为谁,说者谓先圣若鲁有周公、孔子,先师若礼有高堂生乐,有制氏诗有毛公之类,或谓四代之学以舜禹汤文为圣。当时左右四圣成其业者为先师,其然乎孔子。天纵至圣,尝梦两楹之奠,殁而万世宗之。自鲁哀公十七年立庙,故宅汉高祀以太牢,光武增祀七十二子,皆不出阙里。明帝诏郡县学皆祀之与周公同,魏晋祀于国学以颜回,配然亦皆即学行事。至唐高祖始,立庙于胄监,祀为先师,太宗又定为先圣,命州县学皆立庙焉。其后州县多有庙,而无学干戈兴学校废。而庙在祀典有司之所崇奉,士民之所归崇,故葺而独存。宗至仁宗,天下州县皆立庙学,然士不满二百人。其学不立。故小州微邑皆无学。如故守令之,志于教者仅因庙以立学耳,国朝自亲都达于府卫,州县虽远,而万里之外小而十室之中,无处不立庙学,可谓盛矣。韩退之有言天子至郡邑守长,通得祀而遍天下,惟社稷与,孔子为然予谕坛祀社稷惟祈与报耳。若孔子庙则不但报与祈而已,又不但尊宗之而已,春秋奠塑望,诸晨瞻夕,望非自爆弃者,则必兴起,敬慕恒若圣临于上,皆将格其非僻以趋于道德之归矣。故庙学俱教之至也。真定府武邑县自元延?间建庙于学,国朝永乐,中尝葺之,其后学犹完而庙独废。前令?乃樽节公费,以市材甓佣工徒重建大成殿五楹,东西庑各十五楹,戟门神橱各三楹,逐塑圣像,树科贡题名碑。又建梓童神祠,始于成化六年春二月,至明年夏四月而成。相期始者,二守君逵嗣其终者,今令君毡君徽也,县民欲刻于丽牲之碑,以纪之。于是吏部员外郎国君泰为请于予焉。古政体有教为政,而不知教者得为贤乎?教而不以庙学为先非教之善也。三君可谓知善教矣。士被教而不学可乎?诵书千禄,而不志道德者非学也。学必慕孔子而力行之,以淑厥躬以正其家,以康国与天下斯善学者矣,尚胥最诸。

重修兴国寺记

兴国寺在县治东北隅,明成化十六年庚子重修,邑人国泰记。

武邑文庙,建自元延?年间,阴阳(医)学兴国寺,夏当时建,额兴国,即僧会司在县治东北隅,原建有大佛殿五楹,天王殿三楹,金刚殿三楹,伽蓝殿二楹,东西二庑各六楹,东西北方丈禅房厨库皆五楹,黝垩丹漆,完具无缺。寺前有隙池,时或停流澄澈,树木间绕繁阴映漾,鸟鸣上下,亦一名刹也。自岁月迁迈,上雨旁风,垣墉台榭,不无颓圯。

正统成化间,僧会,禧泉惠琏相继修葺,渐完。时主持继旺走币京师,请于余曰:兴国寺从前未立碑记,凡百了无证验。幸修葺完,请先生文,刻石以识久远。余因公务匆冗,既应而复忘之,已三年矣。尔者,旺寻造碑成,适值余归家,复请记于予。昔宋时蔡如记褒贤事云:无慈悲之德者,睐于苦乐,不能具是事;无喜舍之心者,苦于悭贪,不能结此缘;无颖悟之识者,乐于小德,不能成此大。自有兴国以来,僧之去留,不知其几,率胥?觉合尘因循玩乐。顾旺能此,余既数其?而复以是归诸旺能潜心斯语,益加进修期不落之涂,功超六欲,入大乘位亦。

庶几可希云。

创建真武庙记

成化庚寅,武邑县令并门?,欲建真武庙于北关外,以殿一方。邑人沈雯闻之,舍己田三庙为庙基。君因建庙于上,巍然独立,望者注目,过而见者,举手加额,以为神之所在。至于岁时焚香祈祷而跪拜者,蝉然鱼贯,众相与买石刻文以纪。岁月因循不果,石竟?于庙旁者,几十余寒暑矣!今年夏,县缺官,郡檄安平主簿阌乡稽君润来。一日,与予同出北效。予指是石而言其由,君即以树碑为任,且嘱余文按曲礼曰:前朱雀而后玄武,谓龟蛇也。以龟蛇为玄武者,玄武以其色为黑,武则以其甲能御侮也。唐有天下,尊崇圣祖,嫌名乎玄,改玄为真,故今庙皆曰真武。此其?欤永乐初,我太宗文皇帝尝于京师建庙,于武当,大?官宇,由是天下寅畏神之威棱者,殊迈前代夫。神位至尊,于卦为坎,坎水也,北方之卦故为玄武。而阴阳二气之所运,则有以神变化于无穷,建殿于北,而神依亦其宣也。矧今普天率土,罔不有庙,岂独是拜也。耶二君先后创修,岂与渎哉??欲妥神而和民耳,自是神之威棱,日著御大灾,捍大患,化荒为穰,易?为和,有所不祷,祷必有焉。郡人香火之奉,求以弗替,是则庙之建碑之树,夫岂徒然于是乎?拥以书以石俾,人知其所由。成化十六年八月中秋日立。

重修城隍庙记  明 知县 魏廷

城隍庙遍设于天下,郡县凡新官履任,则与神誓之。朔望之旦,则有司礼之,岁时厉祭,则请神主之,春秋则配诸风云雷雨山川神以共向之,胥制也。嘉靖壬寅秋七月,三岩子奉命来官齐宿而与神誓,乃见殿廊蓁芜,门堂倾圮,四壁塌坏,风雨之迹披神像面。愀然叹曰:官匪帘堂,何以宣化,神不安体,何以扬灵?夫亦有司之过也。吾其图之,无何适侯祀。南坛坛之左有东岳神庙,周视其间,规模壮丽,雄峙一方。顾左右曰:“此为谁?”曰社中诸父老成之,尔明日召之堂谓曰:父老哉,泰岳神之,城隍神也。何于彼则从奉之过而于此堞亵之甚耶?父老咸曰,夫有所惩也,昔李孝子祷亲有应,乃捐不眦之金以创是庙,后来者集四方之财,以新其旧,遂为豪侠所诉,皆不免于法众,为是惧,故不敢复言神事,尔曰汝误矣。泰岳当专祀于东省,而不敢泛祀于天下,泛祀则无名,城隍当通祀于天下,而不当废祀于一邑,废祀则废制。汝也宗无名之祀,以借实于豪侠之口,如之何不见罪于上耶,惟兹城隍神之应祀者也,汝辈果有志焉,当共力为之,毋因噎而废食,崇利而叛义,即财不继吾旋处之,即有不韪吾力,任之众觇。三岩子有日知其颇公而勇可与往事也,遂相与经营其事,两阅月庙制,焕然新,赫然改观,而神爱其中洋洋乎,如在其上矣。是举也,寝殿三楹,正殿三楹,大门三楹,门房一座,西廊十楹,而东廊之楹如两廊制,乃其旧贯,而可仍之者,墙垣缭绕,翼翼维新其间。匠役之费材植之,需丹漆之资。三岩子亦多旋处而给之其捐资,而首事者,则得大耆,如宋纯洛询李正佐李汉、常瓒、张纯者,乃其入焉,至若四方香资之助,虽多寡不一,皆民秉德好义之良,而不容泯者,并附书碑阴刻名焉。

重修儒学记  明 知府 李孔阳 邑人

武邑学宫之建,岁月不可考,其来尚矣。旧帷湫隘卑陋,百务简质弗称其庙貌,崇丽肇于山阴。成侯文堂舍恢宏,始于太郡王侯纪,自是矩度雄于他郡。师儒胥?籍焉,而人物亦??峻拔,表见于时风也,裨益良不浅也。继此迄今三十余年,栋宇?楹庭堂栏槛岿然固在,而瓦甓黝垩丹漆之属,剖落毁坏将过半矣,颓桓败壁荒秽交集,观者恒不欲凝眸焉。前之令斯邑者博士先徒亦屡屡为言,然止面俞词,应。竟泥而弗葺,委而弗顾,圣贤之栖迹,儒绅之游衍几沦息矣。吁是尚望期振于风教也哉。往岁木峰许公来莅兹邑,礼谒之初,其容蹙,其中惕其言怃然,曰学校之敝至此有司之责也,余实耻之。虽丕振之未能?,相勉图以其后效。未数月,鸠工命匠揄材运甓,撤旧易新,扶倾持危。上自殿庑,下至齐堂门库厨馔,焕然惟新。公不知捐民,不知劳随,宜调度厥功以济邑人。三溪李子闻而叹曰:嗟乎,优从于教道者,浦惠于齐民者也,慎肃于风化者,达政于治理者也,我国家以文教化成天下,培养造就之源,莫严于庠序,振作激劝之机实悬于有司。是故周置虞庠,而国老胄子之义,隆礼谨四学而德爵仁义之道,贵文学治邑,而弦诵之声不息,文翁化蜀而教授之风聿兴。教有盛衰,治有隆替,理固然也。鼓箧者不孚其志,秉礼者不?于堂民之孚惠,我德化之洋溢中夏者鲜矣。木峰下车未遑,其他屈力殚虑,急急于学宫是饬庙宇?矣,足以教敬也;堂阶隆矣,足教肃也;齐舍严矣,足以勤业也;厨馔备矣,足以裕养也;贤宦有祠矣,足以象德也;射圃既宏矣,足以游艺也。推而至于?簋之肴豚,肩之洁器物之丰,纤微必致。木峰之立志勤渠,虽古贤哲不是过也。斯其可以体国,可以迪教,可以式民,其推而达诸庶务,康裕宁谧之化,精明抚绥之休,文物礼乐之备,胥是矣。士之游斯庠者,顾不幸欤。语云古之士也贵非上之人,贵之也士,亦自知贵焉。作新鼓舞今既欣于所遇,而其所以自待者,文未可后于古人也。厉文之津,茁道之芽,树德之基,居则可范于乡书,则可表于国达,则可济于天下,时乃木峰迪教之功,可谓相与以有成矣,不然无是道而有是服,辜及其身,宁不为庄子所讪邪,于是乎昌言为记。

康熙丁巳重修魁星阁记  清 知县 宁世璇 山西闻喜人

郡县之有学宫,教化所由出,人才所由育,风气之所以昌隆而兴起,皆于是乎!在今,皇上崇尚文献,视学释奠,广求学行博雅之士,课吏之典,非兴行教化者弗得与。国家之重学校如此其至也!余不敏,承乏兹土。视事之物,越三日,谒至圣先师庙,瞻仰几筵,复步?宫墙,见旧奎星楼在学宫左,相踞数武,欹榭颓甍,崩檐坠瓦,零落于荒烟凄雨之余,?然心恻者久之。夫学宫之所以为重也,奎楼又学宫之所以为助也,逼而卑且圯而废,其如阖邑人文何?于时邑之缙绅先生及博士弟子员咸揖汆而言曰:“清兴三十有二载,而仅一发于戊戌,再举于主子,科名落落如星辰,末能大振地灵人杰,君其有意于斯乎?”余闻之,唯唯。

按天文志:璧为图书秘府,奎为天子武库,武库所司,似非文事。载考文昌六星,在北斗魁前为六府,一曰上将,一曰次将,三曰贵相,四曰司禄司中,五曰,司命,六曰司寇,是其所司,亦无一与文事相涉。而世之所谓文明,向有庇于士类者,则必以文昌与奎星并称不替。鲁颂曰:“思乐泮水,在泮献馘。”母以文事武备固不宜分欤。宋代五星聚于奎,一时大儒辈出。由是以观,文之必属于奎,而奎楼之大有助于学宫也,岂待问之形象而启知哉?及鸠工饬材,揆宜势,建于东方,取其宾肠而升华也,峙于城门,取其乘高而耸秀也。盟心于二年之前,集事于人和之后,上不费工,下不累民。向之所为逼而卑者,今且远望而嵯峨矣,向之所为圯而废者,今且仰观而巍焕矣。由是而武邑之教化,自此其益敦也;武邑之人材,自此其益盛也;武邑之风气,由由然其益淳且良也。修人事,就地理应天时,于以的起衰而振弊,毓厚而流光,所忻慕焉,是役也。广文鹿君倡率之诸茂才李子杨子翟子韩子经理之,邑之绅士父老协力替成之。余何力之有焉?惟是经营告竣,杰阁凌霄,文光焕发,余也乐观其盛,而邑人士之腾蛟起凤,应风云二奋于天子之廷者,将蒸蒸未有艾也。于是乎援笔而为之记。

修尊经阁记  清 教谕 鹿遇明

日月行于天而众星借其光,江河行于地而众水汇其流,六经行于人而诸子百家宗其说,是故,经者常也,历万世而不毁者也,虽火于秦杂于汉空谈于晋,佛于魏梁随唐发栉,缗贯支分节解于宋明之代,而斯道终,灿然大著于天下,犹之青蚀蔽亏不以损日月之光,冲激决溃不以碍江河之源也,经之尊于天下也,尚矣。我皇上稽古右文,专经取士,效围礼党庠术序遗意,郡县必立学宫,学宫之中,必有尊经阁,明乎经之宜尊,而入泮宫者,咸得理其性情达乎政事范之,以经曲和顺于声律,象勺观象玩占,而进退存亡之道备识。二百四十年之笔削而万世之,是非以辨法戒,以彰由是,而广大太极之,易补亡之诗紫阳纲目之,春秋文献通考,颜氏家训之书礼京房,祖孝孙和岘诸儒之乐论凡可羽翼,六经者无不备载于中,用以广闻见而资进,修尊经阁之立于学宫,固如此其重也。余壬子冬,司铎观津,受事之初,瞻礼先师毕,达观宫墙,见堂后尊经阁三楹,垣欹瓦坠崩圯,殆不终日,余母焉久之,以为书籍于世显晦关亦有幸有不幸焉。自惠帝除挟书律而书始出,武帝建藏书策而书始集,嗣是而后有太博士之藏有延阁广内秘室之府,好文雅重经术,则兰台弥以克栋,收图籍编经史,则赤轴青纸,文字古拙,以故石渠有阁矣,万卷有楼矣,太平则建三馆矣,端拱则建秘阁矣。九经则赐余白鹿洞,?额则赐于石?院矣。历代肇兴崇尚文教,未有不以藏书为首务者,余余以教士为任,窃慕朱子分年校士之法,与胡瑗经义治事之类,以弘其化导,而又严夫僭经拟经乱经守经穷经之戒,俾从我游者,扶圣贤之微旨,鉴帝王之成宪,明体达用处,则为真儒分程朱强陆之席,乘时利见,则动业烂然,与伊吕周召辈争光史册,岂非盛世哉!经安可不尊!尊经阁之修葺安可不急为之所也,余因于邑侯汪君捐俸劝输之,邑之绅衿父老协力赞成之,遂鸠工饬材告成,爰立石以记之。

康熙十九年岁次庚申小春吉旦。

重修学宫碑记  清 知县 胡瑞璧 浙江山阴人

修学甚系乎,文风有裨于士行,明李孔阳先生当记至矣。而实古今通议也,何也?盖治成于教才储于学,使庠?育人之地,或颓落而无色,是身任地方者,未笃夫鼓舞振德之实,又安望游其门者,文则云汉天章升华,廊庙实则仁又礼乐,开继后先也哉。武之黉宫,明以前制度卑隘,且有庙而无堂,多所未备。自武宗元年丁卯成公文来宰邑,修举废阙始,请官帑扩其规模,自殿庑、棂星、戟门、厨库、牲室靡不毕举,又创作明伦堂,东西二齐尊经阁,为楹或五或三,今之遗制皆其缔造者也,迨世宗入继之三年,邑宰王公纪修之,后三十八年或许公迁又修之。神宗三十四年,鲁公仕仁复修之,其相去或三十年或五十年,缮葺犹易为力,自明迄我朝定鼎及皇帝在位二十三年已阅七十余祀阙而不修,亦云久矣,久则颓落,滋湛有未易从事者焉,前之吏斯土者,岂无岁支额,设以补苴敝坏,大约因陋就简告完,职守已尔,未能大修,废坠也。是年四月,余承乏是邑,始至谒文庙,见殿堂两庑栋柱榱桷倾欹不支,几筵?豆暗沦无色,遂怦怦心动,窃自计曰,黉宫之颓圯至此,宁非邑令之责乎?爰捐五十缗,倡始与同官、绅共谘谋之,久之,而输助者寡,未充于用,次年奉有请广学宫之行,余复捐二百余缗,遂大鸠工庀材,烦广文贾君、君董理之经,始于丙寅二月,越十日而告成。虽规制一,因乎旧然朽坏者,更新欹斜者,竦立残缺者,坚完剥蚀者,文采亦既焕然瞻睹间矣,粤稽增创之年,迄今正三周,花甲岂天时,人事亦有待而然耶。是科丁卯秋,试撤常获隽二人,益信修学系乎。文运李先生之言不诬也,但戟门偏斜尚不足以壮庙貌,复捐五十缗,绩成之庶,几乎完善矣。今之士司蒸蒸向风,尚期日新又新,以进天道,实为游庠者厚望,以尽符李先生之言为大地也,因记其始末,如斯。

大清康熙二十七年,岁在著雍执徐旦月吉日。

改建魁星阁记  太常寺 朱裴

恒山之属城曰武邑,邑有阁曰奎星。奎星之名,史弗载。相传神掌爵禄科第,能于虚漠中进退天下士。以故,?绅士大夫,多有事焉。按天官家言:斗魁戴匡是为文昌宫,有司命司中司禄等星,而二十八宿中奎为封豕,为沟渎,为天之府库,其文与后说不符。稗史载,宋徽宗朝羽士奏青词,言奎宿即苏轼,事诞妄不可信。要其大指,显中正,警淫慝,握祸福影响之柄,以播敷大文,斯其?毖,名教之功之宜哉!岁月浸久,鹳巢蛇盘,重以霜露渍蚀,兵荡折,颓灭于盲风怪雨者丰矣!今,上御极十有七载。余同学君实,尹兹士,宣化饬记, 祗祗威威,民用太和。乃周视城隍楼堞,台堠桥梁暨邑之庠序,词庙之秩,祀典者,毁者建,堕者举。既整既饬,睹阁之圮也,喟然曰,是非所以鼓,髦士育德兴行,何剥落芜秽一至此乎!方今天子向用儒雅,访求卓荦宏博之士,守士者,欲以风动鼓吹,黼黻?皇,休盛之治,微是阁也,曷以劝夫!昔之人,虽一邱一池,一亭一榭,苟可以寓耳目,犹将咨询废址,勒石志胜,俾弗坏。桑门黄老之徒,齐庐精舍,无裨于吾道,好事者,犹捐糜金帛,轮焉奂焉。邑界赵冀之交,多平原广野,桑麻枣栗,无有深岩邃谷、幽险诡怪、园亭台观、赏心纵目之胜。惟兹阁岿然正中,奋迅埤堞之上,穷睇大牧,仰接河汉、圜圜聚落,历历井井,而又足以迎神禧集天祉,宏文化,肃士心。于呼!曷其奈何弗新。乃算程度,庀车牛,储杞梓。刽俸人以饲役夫,勿亟勿怠,阅九月功告竣?乎。若奎璧之精?耀比一方也。噫嘻!君可为善牖其民矣。昔文翁之善俗也,世礼乐为垆锤,陶铸黔首,其下化之。讲堂石像,蜀人到今侈美谈。武邑肇自兹,君子敦诗书,小人宝忠信,以岁下,诣阁下,修饮射读法之礼,雅歌投壶蔚然斐然,?椒我邦家,以敬迓灵贶其畴,不体君子之诚,而歌咏君之德。只是役也,始于丁巳十月二十八日迄戊午五月十五日毕工,广袤五丈四尺有奇,高三丈六尺有奇,视旧制有加。既集事君驰书告余子长安,余嘉君能厉。

文雅以扰民也,叙其事而识诸石。

张庆丰烈士碑文

张烈士庆丰,字悦农,武邑县八区豆屯村人,高小毕业曾任小学教员十年。一九三七年“七七”,日本帝国主义全面进攻中国,国民党二十九军不数月退出华北。八路军不畏艰苦,不怕牺牲,东进坚持抗战,冀南人民群起响应,先后纷纷建立革命组织,他毅然到本县战委会参加救国运动。一九三八年一月,县城陷落,游击开始,他又被调县政府工作,担任文教科员。不久又提升第一区区长。当时碉堡林立,敌寇疯狂扫荡,抗日村政权若有若无。庆丰同志胆量过人,只身前往就职,发展武装,打击敌人。未及半载,威名大震,群众悦服,敌寇丧胆,滏西一带竟成我县抗日根据地。一九四二年十月二十七日,他因事旋里,被敌人侦悉。翌晨,康疃敌人三路围村,他决心抵抗,卒以弹尽药绝被捕。敌寇慕其才设法诱降,他坚不接受,且唾骂口不绝声。敌知其傲骨天生不易屈服,乃下毒手。庆丰同志三十二岁就此殉国,临牺牲时面不失色,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倒汉奸卖国贼!”其英雄气概、不屈不挠之精神,是如何令人钦佩。

杀身成仁,舍生取义,死重泰山,庆丰同志当之可以无愧。其形骸虽殁,精神犹生,功绩辉煌,永垂不朽!

我们继承先烈遗志,艰苦奋斗,十年来现已完成两件大业,一九四五年八月已将日本帝国主义战败投降,一九四九年十月又将美帝国主义援助下的蒋介石反动派基本推翻。我们理想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业已开花结实,普天同庆,万民腾欢,庆丰同志亦可含笑无穷。

注:撰写碑文者为武邑县县长任文府,时在1950

任角烈士岗碑志

一九四二年四月二十九日,日本帝国主义者对冀南区开始了极端残酷的大扫荡??“铁壁合围”。烈士岗掩埋着的三百名烈士就是在这次最激烈的反扫荡战斗中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而光荣地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在最艰苦的岁月里,我冀南人民的保卫者?冀南军区战斗部队始终是站在抗日战争的最前线。五月二十一日的黎明,敌人以整师团的兵力从四面八方搜索前进着。我冀南军区政治主任张俊峰同志在这陷于重围的严重情况下,英勇而沉着指挥着我冀南军区二十七团三百多名壮士对敌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枪炮声怒吼着,战士们的杀敌怒火燃烧着?“同志们!为国家为人民牺牲是光荣的!”“我们是共产党的队伍,毛泽东的战士,不妥协不投降!”“冲啊!……”

我军在张主任率领下不屈不挠的,前仆后继地进行了五次冲锋。

太阳从东方转到西方,在敌众我寡的形势下已杀伤了大量敌人,当恼羞成怒的日寇倾巢进犯时,而弹尽粮绝坚守阵地的我军壮士们,仍与敌人进行英勇的短兵搏斗。坚持到全部的为祖国献出了自己的宝贵生命,而张主任的热血也流尽在这次战斗里。

烈士们!安息吧!你们的热血不会白流的。英勇的中国人民已在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的领导下赶走了日寇,并把中国人民的死敌蒋介石卖国集团赶出中国大陆:现在正突飞猛进地建设着美满幸福的社会主义社会。生活在自由幸福的新中国人民?特别是武邑县人民的心里都深刻不忘地悼念着:“英勇牺牲的烈士们,永垂不朽!”

一九五五年二月二日

武邑记略

武邑平畴百里,区位优越。地处冀之东南,系黑龙港流域冲积平原。方圆八百三十平方公里,辖六镇三乡,五百四十五个行政村,三十二万人。地势自西南向东北平缓迂曲,平均海拔二十米。境内自西徂东滏阳河、滏阳新河、滏东排河、索鲁河、清凉江似五条玉带,蜿蜒缓流;公路铁路纵横,国道省道盘亘,控东出西联之节点,扼南北贯通之枢纽。

武邑立境绵远,历史悠久。禹立夏,封侯伯后羿之贤臣武罗于此,称武罗国;赵惠文王二十年(公元前二七九年)封乐毅于观津(今武邑县城东);西汉高祖五年(公元前二零二年)在境置武邑、观津、东昌三县;东汉延光元年(公元一一二年),东昌并入武邑;唐贞观元年(公元六二七年),昌亭、观津并归武邑。朝代更迭,境域屡有变迁,风雨沧桑,已存两千二百余年。境内屡经血火洗炼,战国齐将田单大摆火牛突阵智破燕军,创以少胜多战例;西汉末年,刘秀与王郎交战于此,境内数十村庄盖皆有自;明初燕王朱棣在今夹河一带决胜建文帝,成就永乐盛世;八年抗战,武邑人民同仇敌忾,毁家纾难,更有任角三百英烈掩护群众壮烈殉国,惊天地,泣鬼神,谱就团结御侮之民族壮歌。一九三八年十月中共武邑县委成立,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九日全境解放,一九四五年十一月武邑县人民政府组建。今隶属衡水市。

武邑先贤璀璨,底蕴深厚。物华天宝,地灵人杰。春秋义姑舍子抱侄,感天动地义退齐兵,留有马回头传说和义姑庙供后人凭吊,彰显中华礼义;一代贤后窦猗房,历辅文、景、武三帝,成就“文景之治”、“汉武鼎盛”;其父窦青之墓,栉风沐雨两千年依然矗立,位列“古邑八景”之一;西汉窦婴,平定“七国之乱”,忠勇耿直,先封魏其侯,后任宰相,其行状专章载于《史记》;三国牵招才华横溢,辅弼魏王曹操,讨伐乌桓,北方统一;西晋文学名士张载、张协、张亢,史称“三张”,鸿篇赫赫,光彩熠熠;唐代名将苏定芳,东征百济,西平突厥,拓疆开域,奇功屡立;谏议大夫苏安恒三次犯险,死谏武后,还政李唐,屡遭陷害,忠心不移;明朝李孔阳、李思柱,清代李德举、翟国桓、杨书香清操廉节,名动一时;及至近代,任二怀三尺铡刀压颈英勇不屈,王培贤高咏抗日诗歌从容就义,张庆丰、谢振华等众多抗日英雄彪炳千秋,名垂青史。

武邑充满希冀,生机无限。新中国成立后武邑人民斗地战天,旧貌换新颜。改革开放,开启新程,武邑人民励精图治,经济建设水起风生。新纪元、新时代,县委县府秉承兴国要务,高举科学发展大旗,大力弘扬武邑精神,科学挥就宏伟蓝图。工业主导,项目统揽,平台集聚,环境保障,传统产业聚合提升,化工新城初露峥嵘;统筹城乡,以工促农,林木葱茏,花繁鸟鸣,菽果流馨,五谷丰登,新农民、新农业、新农村欣欣向荣;城区面貌日新月异,街宽路展六纵八横,楼宇栉比小区棋布,商贾云集市场繁荣,修建广场文化休闲,倡导文明居民怡然;民风兴化笃志向学,栋梁脱颖英才辈出;崇商重礼开放包容,同心戮力经济飙升,百业兴旺万物阜盛,惠泽庶黎和谐文明。

抚今追昔,豪情倍添;展望未来,前程灿烂。武邑儿女自强不息,桑梓愿景鹏程万里。

公元二??九年六月

版权所有:武邑县政府 冀ICP备05017446号 技术支持:创新网络
地址:武邑建设西路45号 邮编:053400 邮箱:hswy@hengshui.gov.cn